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 » 正文

1.19亿募资被司法处置 渤海银行助大连控股瞒14月?

  热点栏目 资金流向 千股千评 个股诊断 最新评级 模拟交易客户端

Level2
新浪财经Level2:A股极速看盘
Level2
新浪财经App:直播上线 博主一对一指导
  导读

  “在部分募资被司法冻结后,渤海银行大连分行与保荐机构签署募资四方监管协议时,未提及冻结事项,并在保荐机构持续督导期间始终未通知保荐机构相关事项。”大通证券指出,“渤海银行大连分行存在遗漏、隐瞒情形。”

  本报记者 张望 深圳报道

  上市公司信披及募资使用管理存在的问题,大连控股(4.400, 0.08, 1.85%)(600747.SH)堪称典型。

  5月31日,大连控股公告称,公司前期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冻结的1150万元募集资金,已于5月27日被划拨1103.95万元。此前,大连控股已有2016.62万元募资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划拨,另有305.3万元募资被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冻结。

  除此之外,大连控股还有8400万元募资于2015年3月10日被大连市中级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冻结,但直至今年5月25日才公告。

  “现在还没有收到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公司正在积极沟通,争取宽大处理,”大连控股人士5月31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公司相关负责人员在内部也要处理。”

  诉讼纠纷秘而不宣

  多笔募资相继被司法划拨和冻结,大连控股此前却进行了隐瞒。

  查阅公告发现,大连控股首次披露部分募资被冻结及划拨的公告时间是今年5月25日,但被冻结及划拨的具体时间当时均未披露。

  直至上交所下发问询函之后,大连控股才在5月27日的公告中做了回复。

  根据此次回复公告,大连控股被大连市甘井子区、中山区和沙河口区3家法院冻结与划拨的合计3471.92万元募资,系公司国有改制员工因身份置换安置费用问题及所涉社会保险和公积金事项,冻结及划拨的时间为今年5月17日至 24日期间。

  而被大连市中级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冻结的8400万元募资,被冻结的时间却发生在公告的一年多前。

  据回复公告,2011年11月,大连控股与张少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6700万元受让对方持有的哈密市亚天商贸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之后又与对方沟通要求其收回协议转让的股权,但对方坚持要大连控股支付股权转让款项。

  而后,张少白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上海仲裁委员会做出了(2013)泸仲案字第1408号裁决书,但大连控股未执行后,张少白于2015年2月6日向大连市中级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为7800万元,大连控股的8400万元募资于同年3月10日被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控股上述事项合计被冻结和划扣的1.19亿元募资,对方均已提出诉讼,其中,公司国有改制遗留问题的诉讼何时发生,至今依旧云里雾里;与张少白的纠纷至少早在2013年就对簿公堂,大连控股却一直秘而不宣。

  而大连控股亦在回复公告中表示,“经公司核查,上述事项公司存在信息滞后披露情况”;5月31日的公告又称,“公司未及时将相关诉讼事项对外披露,存在信息披露滞后”。

  “对于公司的关键问题是,被法院冻结的募资在程序上都是不合理的。”前述大连控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大连控股公告也表示,公司与张少白股权纠纷被冻结的8400万元募资,已经安排向辽宁省高级法院提出异议,申请撤销冻结。

  “其实被冻结及划拨的部分募资相对于整体募资,金额并不大,”上述大连控股人士称,“现在正在研究怎么处理得好一点,但肯定要按规定来处理,给监管和市场一个交代。”

  公告显示,大连控股于2014年6月以3.44元/股定增再融资13.64亿元净额,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开展大宗商品贸易,截至今年5月20日,募资余额为2.27亿元。

  存储银行协助隐瞒

  大连控股隐瞒2015年3月10日被司法冻结的募资8400万元,募资存储银行竟然也帮助造假。

  5月31日,大连控股原保荐机构瑞信方正证券(7.260, -0.13, -1.76%)在回复上交所问询中透露,2015年4月23日,其现场检查人员亲自去渤海银行大连分行沙河口支行,要求提供大连控股的募资存放信息,但该银行在《银行询证函》中两个账号“是否被质押、用于担保或存在其他使用限制”处填写了“否”,并加盖了公章,银行工作人员也未提供相关信息。

  而上述《银行询证函》的两个账号之一,就是属于被冻结募资的账号。

  “瑞信方正持续督导期间,多次拜访该银行,该行从未提供过任何关于募集资金被冻结的信息。”瑞信方正证券表示。

  2015年6月30日与大连控股签署持续督导协议的大通证券亦称,其分别于2015年11月6日与12月17日、2016年4月13日至15日对大连控股进行了现场检查,大连控股始终未提及部分募集资金被司法冻结事项。

  “在部分募资被司法冻结后,渤海银行大连分行与保荐机构签署募资四方监管协议时,未提及冻结事项,并在保荐机构持续督导期间始终未通知保荐机构相关事项。”大通证券指出,“渤海银行大连分行存在遗漏、隐瞒情形。”

  但对于募资存储银行是否承担责任,前述大连控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要看监管部门的认定。”

  另据大通证券出具的2015年度募资存放与使用情况专项核查报告,大连控股存在募资使用存放审批滞后、募资账户和公司自有资金账户混淆、未按规定用途使用募资等问题。

  其中,大连控股在2014年6月将募资2250万元用于远中租赁公司增资,至今已两年时间,但该款项尚未返还募资账户。

  “这个募资后续会返还的,但还不还都是公司的钱,等于左右口袋互换。”上述大连控股人士说。

 
 
网友推荐
本月热门
最新热点
推荐资讯